尘埃落定。

嗯。所有的事都尘埃落定。
在写这篇日子的时候。忽然觉得淡定了。
有一点颖酱说的对。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是因为我们都是现实认识的。
无法选择避开躲开或消失。
平淡的日子在继续。在遗忘。
或许。我是否做的太过分了。
想想这一系列的成因。爱是无罪的,对吧?
不能这样怨恨一个人,对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对不对。
我不会再怨恨,但不会原谅过去。
最后一句,删好友真的幼稚啊。

嗯。毕设的题目下来了。
字符串测试数据自动生成。
真的是不懂。
走一步看一步了。
其实我蛮有干劲的。
毕竟以后还要干这个呢。
嗯。就先到这吧~ ^ ^


一半明媚一半阴雨。

20101017-一半明媚一半阴雨.jpg
那天的天下伤透了心。都是同学一场。至于这样咄咄逼人么?
是。深印在你眼眸里的是思念,只有思念。没人想要对你这样的想法做出什么?
是。你的装备好起来了。衣服上8,武器13。有必要一副高高在上的表现么?
是。你现在强力了,你可以和思念下大部分本了,2人。就可以否认当初了?
我记性是不好。也不爱争执。但你答应帮我刷玉的时候真的是开心。
那天的建木。小黑叫我叫上你和思念。我叫了。你入团了。思念拒绝。
再找不到人了。小黑就说开本吧。
在我从燕丘跑到神石的路上,你一句“悲剧了 去不了了。”就走了。
于是建木,当然悲摧的就刷了几个树枝。
小黑问我,“他们怎么都不来了。”我说“他们都忙。”
我承认我是好奇了点,当我点你查看详细信息时,“江南雪竹阵”。再看思念的,“江南雪竹阵”。
嗯。忙,你们真忙。
我瞬间看开了。于是我再也没叫过你刷玉。你太忙了。

势力的事。真的不想多说了。就问,你们带过多少本?
别说思念不在。
多少次下70本,我就看着思念在玩阳光。你带着她号双开。
jjc这样也不少吧。
我不傻。这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呢。
没人说要每天下遍所有本。
但是否63、70应该每天组织吧。
所有本能保证一周开全一次吧。
别人跟我说,说你们势力收人么?我都说“这个势力不带本。”

那天的事。起码前因。是我跟浮云的错。
我没想否认或者狡辩。我只是陈述了事实。陈述了我所知道的全部。
你想要道歉或者怎样都行。因为确实是我的错。但那天不是时间。
我从不知道战场开打的起因是我跟浮云的事。直到那天上午蛋蛋在yy里说。我才恍然大悟。
是。我不该插手。但我做不到平静的看朋友在眼前死。
承影在流光被杀的事。从头到尾我都不知道。
不是狡辩。你觉得我是神么?没人说,就能自己顿悟。
好。在战场那次。在情况都不清楚的前提下。我只知道。你们莫名的去砍烽火了。因为他杀了神圣,连杀的原因都没问,就去砍人了。
对不起。真的。我没那么……或者说我懦弱?我不敢在不弄明白的时候就这样。
这是个中立势力吧。虽然思念说,以后一定不会中立。但起码我们现在还以中立自居。
好吧。我有的时候想多了。
若你们给势力的人加上标签。我估计就是那心里没有势力的人吧。哈哈。
有些东西。出发的角度不同。做法就不同。不解释。
嗯。我不太会说话。一直以来。跟谁吵架什么的都是输。
其实那天你不在势力那么逼我。我不可能诡辩的过你。
160的天下。不管你们怎么骂。我心疼,真心疼。不是心疼钱。是心疼友谊。
一个曾经对我说过“我们永远是好朋友的人”在势力这样逼我。
现在想想,真是可笑可悲。
那天我哭了。哭的全身发抖、哭的头痛欲裂。
真不值啊。为个破游戏。真不值啊。
晚上暧昧跟我说,“做人不能没骨气。”
可能每个人看法不同吧,对我来说,发那样的天下,就是我认为的骨气。
我敢,敢承认自己的错。
诗雨心死了。就在那天。

我自己都觉得DT,好吧,我没有D。
我改名了。但还是改了楼。
我回来了。只因为我舍不得他们。势力里的他们。
老大说的没错。我们欢笑过。虽然最后铭记下来的都是悲伤。
我看开了许多。但你们除外。
我觉得我不容易生气,而且脾气也不坏。但我同样敢爱敢恨。
我讨厌你们。就会让你们清清楚楚明白。
有句话龙说的对。在大局面前,我们一定要一致对外。所以这一点可以放心。我识得大体。
但请不要忘记。我骨子里面讨厌你们。
我自认为我游戏现实还分的开。在现实,我们可以是朋友。
但开了电脑开了游戏。对不起。我没你们这种朋友。

一半明媚一半阴雨。真是句好词。


泪痕。

昨天哭了。
彻彻底底的哭了。
浑身颤抖、说不出话。
不就是个破游戏么,一个个都怎么了。
牛X了。强势了。就可以如此了么?切。


相思使人泪满衫。

20101013-相思使人泪满衫.jpg
人说九九重阳,意味长久。重阳节是登高祭祖的好时节。好吧。从小到大却未对重阳有任何的记忆。总觉得,重阳节是一个思念的季节。
一分有60秒。一时有60分。一天有24小时。一月有30天。一年有12个月。一生又有多少年。我们有多少时日能够与他们在一起。
于是这一生。便都是在思念之中吧。
那么,此时此刻,你又在思念什么呢?亲人、父母、女友亦或是闺蜜。琢磨着对方是否也在思念你。突然一拍脑袋,啊,又好久没联系。
还记得,刚刚迈入大学的时候,以前的好友半夜打来电话,说不尽的过往、回忆。于是在这一刻,在陌生的环境,空气一下子流转开来。突然发现,原来我也在思念你。
悄悄的,眼睛变得柔软。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的环境越来越熟络,也能慢慢融入一片。却也在慢慢离昔日的一切渐行渐远。
那天,曾经的短信发来。瞬间的。就像冰雪融化开来。原来生活的圈子并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小。有人惦记着。真好。
兴许有点扯远了。我想表达的,只是一种相思。一种长久的存在于骨子里的思念。
有时候电话里总说着不想不想烦人讨厌,转身下一秒却开始思念。
小时候总在做一个梦。若他们离去,留下的我又改如何是好。我想,时间是不可抗力。虽然现在不会。但这天终究还会降临。那么……又该怎么办好呢。我迷茫着,迷茫着距离的差距。迷茫着,迷茫着时间的流逝。迷茫着所有我不能掌控的因素。
曾经看过一片文中说,神的呼吸变成风。风无时不在、无处不在。风包容着万物,也传递着思念。那么我的思念是否也在这回转的风中,在温暖的日光中,缓缓的被传递。
于是在这样一个相思的季节里,湿湿的眼眶,红红的鼻头,泪落满衫。


荡气回肠是为了最美的平凡。

这句话是从寂地的blog的一篇文上看见的。
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098f6e0100k5ir.html
她说的。真是很好。
怎么说。太有感触了。

我有时候会在想。
生命存在于世。然后消亡。
这一生究竟所求什么。
也在想。我们寻寻觅觅又能得到什么。
认识的人又有要嫁出去的了。
虽然没有正式宣布。
但这是第六感吧。
我别的都不信。唯独相信的就是我的第六感。
什么都会欺骗你。唯独五感外的第六感不会。
我大概属于寂地说的前一种吧。(笑)

所以现在也不在纠结于过去。
过去无法挽回。
正如那些伤害。
嗯。好像听人说过这样一句话。
撕碎的纸。无论如何补救,那道伤痕都永远无法抚平。
看淡了。也就自然而然的放下了。不是么?

曾经听说过。即使是茫茫人海中互不相识的人。
相隔的距离也不会超过6个人。
那么。我与你们跨越6个人的距离。
也是一种缘分吧。
放下了。
就让这种缘分淡淡存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