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像是恍然一梦,醒来就是如此光阴了。

- 成长 -

大家是否还能记起小时候、尤其是学前发生的事呢?现在让我回想那时候的事,我总会有种“欸,那时的我不是我吧”的感觉,几乎什么也想不起来。唯一记得的是有一个下午,大人们都去上班了,只有我一个在家。突然间,天黑了,哗啦~一道道闪电划过,紧接着,就是哐当一声,狂风暴雨来了。小孩子都是怕打雷闪电的吧,我也不例外,窗外的这一切把我吓的半死,赶紧爬上床,好像在那能得到什么慰藉一般。刚刚躺下,又嘶~一道闪电,我赶紧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装死,心里还默念着“快过去、快过去”,好像这样就能骗过雷公和雨娘娘。

小时候身体不好,每年冬天都会生病,支气管炎啊咳嗽什么的。有一天,老爸回家带来了一只野鸽子。我已经完全记不起它的样子,只记得是一只很漂亮、很有灵性的鸽子。老爸把他放在笼子里,说是听说野鸽子能补身子,就不那么容易生病了,我死活不愿,就这么养了几天。突然某天我放学回来,鸽子不见了,那天晚上,桌子上多了一小锅鸽子汤。我哭啊哭啊,哭啊哭啊,可于事无补。我还是喝了一碗汤,却一口肉都咽不下口。

后来再大一点,父母工作原因先去帝都了,我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了一年。爷爷家门口有一株葡萄架,但是从来没打理过,夏天的时候,我还尝过结的葡萄,酸酸的,颗粒很小,印象中就好像是现在玫瑰香的大小。小屋旁边种了不少野生植物,有一种会结俗称“地雷"的黑色的籽,还有一种爷爷管他叫“姑娘”的果子,味道很好吃。清早的时候,鸟儿就会飞进小院来,偷吃掉在地上的葡萄啊、别的小果子。那会我经常跟邻家的熊孩子一起在大院里疯跑,去偷窥别人家做饭,去看看别人家的小院子啊什么的。平日里,奶奶会偶尔带着我去超市采买,爷爷带着我去公园里爬树,然后大部分的晚上,我呆在电视前面看西游记,来来回回看了很多回,还是那么的津津有味。记得有一次感冒发烧了,也没吃什么药,就喝了一包“夏桑菊”,然后奶奶抱来好多床厚厚的棉被,盖在我身上,难受的我不得了,翻来覆去的,终于出了一场大汗,那一瞬间,啊~解脱了。

再后来是来北京的火车上了,老爸问我“喜不喜欢听北京人说话”,那时的我操着满口的南方口音回答说“北京人说话太难听了,我要回去跟爷爷奶奶在一起”。火车轰隆轰隆,就这样带着我来到了这里。插班考试上,老妈在外面跟老师说话,我在屋里做卷子。对于成天海玩的我来说,这卷子真是太难了。记得有一道是考四大发明的题,我完全答不上来,正好老妈偷偷甩掉老师转了进来,然后悄悄的告诉了我答案。

- 青春 -

- 明天 -

<br/>
<p style="text-align:right;">15th 2015.11.14-</p>
<p style="text-align:right;">写在2015年的尾巴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