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17-一半明媚一半阴雨.jpg
那天的天下伤透了心。都是同学一场。至于这样咄咄逼人么?
是。深印在你眼眸里的是思念,只有思念。没人想要对你这样的想法做出什么?
是。你的装备好起来了。衣服上8,武器13。有必要一副高高在上的表现么?
是。你现在强力了,你可以和思念下大部分本了,2人。就可以否认当初了?
我记性是不好。也不爱争执。但你答应帮我刷玉的时候真的是开心。
那天的建木。小黑叫我叫上你和思念。我叫了。你入团了。思念拒绝。
再找不到人了。小黑就说开本吧。
在我从燕丘跑到神石的路上,你一句“悲剧了 去不了了。”就走了。
于是建木,当然悲摧的就刷了几个树枝。
小黑问我,“他们怎么都不来了。”我说“他们都忙。”
我承认我是好奇了点,当我点你查看详细信息时,“江南雪竹阵”。再看思念的,“江南雪竹阵”。
嗯。忙,你们真忙。
我瞬间看开了。于是我再也没叫过你刷玉。你太忙了。

势力的事。真的不想多说了。就问,你们带过多少本?
别说思念不在。
多少次下70本,我就看着思念在玩阳光。你带着她号双开。
jjc这样也不少吧。
我不傻。这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呢。
没人说要每天下遍所有本。
但是否63、70应该每天组织吧。
所有本能保证一周开全一次吧。
别人跟我说,说你们势力收人么?我都说“这个势力不带本。”

那天的事。起码前因。是我跟浮云的错。
我没想否认或者狡辩。我只是陈述了事实。陈述了我所知道的全部。
你想要道歉或者怎样都行。因为确实是我的错。但那天不是时间。
我从不知道战场开打的起因是我跟浮云的事。直到那天上午蛋蛋在yy里说。我才恍然大悟。
是。我不该插手。但我做不到平静的看朋友在眼前死。
承影在流光被杀的事。从头到尾我都不知道。
不是狡辩。你觉得我是神么?没人说,就能自己顿悟。
好。在战场那次。在情况都不清楚的前提下。我只知道。你们莫名的去砍烽火了。因为他杀了神圣,连杀的原因都没问,就去砍人了。
对不起。真的。我没那么……或者说我懦弱?我不敢在不弄明白的时候就这样。
这是个中立势力吧。虽然思念说,以后一定不会中立。但起码我们现在还以中立自居。
好吧。我有的时候想多了。
若你们给势力的人加上标签。我估计就是那心里没有势力的人吧。哈哈。
有些东西。出发的角度不同。做法就不同。不解释。
嗯。我不太会说话。一直以来。跟谁吵架什么的都是输。
其实那天你不在势力那么逼我。我不可能诡辩的过你。
160的天下。不管你们怎么骂。我心疼,真心疼。不是心疼钱。是心疼友谊。
一个曾经对我说过“我们永远是好朋友的人”在势力这样逼我。
现在想想,真是可笑可悲。
那天我哭了。哭的全身发抖、哭的头痛欲裂。
真不值啊。为个破游戏。真不值啊。
晚上暧昧跟我说,“做人不能没骨气。”
可能每个人看法不同吧,对我来说,发那样的天下,就是我认为的骨气。
我敢,敢承认自己的错。
诗雨心死了。就在那天。

我自己都觉得DT,好吧,我没有D。
我改名了。但还是改了楼。
我回来了。只因为我舍不得他们。势力里的他们。
老大说的没错。我们欢笑过。虽然最后铭记下来的都是悲伤。
我看开了许多。但你们除外。
我觉得我不容易生气,而且脾气也不坏。但我同样敢爱敢恨。
我讨厌你们。就会让你们清清楚楚明白。
有句话龙说的对。在大局面前,我们一定要一致对外。所以这一点可以放心。我识得大体。
但请不要忘记。我骨子里面讨厌你们。
我自认为我游戏现实还分的开。在现实,我们可以是朋友。
但开了电脑开了游戏。对不起。我没你们这种朋友。

一半明媚一半阴雨。真是句好词。